三月份我去以色列游学了一周,同行的有耶鲁红杉领导力培训的十来位同学,以及红杉资本中国区合伙人周逵。出行前我给自己定了一个学习计划,名曰“三学”:向以色列教授和创业者学习,向同行者学习,向历史学习。

回顾在以色列的行程,可谓收获颇丰,主要是解答了我心中的一个疑问:以色列的创新为什么这么牛?

最早知道以色列,是我在读高中的时候,那时电视上经常报道巴以冲突,当时给我的感受是巴勒斯坦是受害者,以色列非常的霸道。在前几年,我还经常看到耶路撒冷发生一些骚乱事件,可以说还带着战火纷飞的意思。

但是,三年前我还在百度时,上司去了一趟以色列,回来后给我们几个经理分享了对以色列创业创新的真实感受,让我产生了有机会也去看看的想法。这次正好耶鲁红杉组织领导力培训,我就立即报了名。

这次游学,短短的一周时间分成三个阶段:首先是在海法以色列理工大学为期三天的室内培训,然后是参观一些互联网公司,包括 Google、Kenshoo、WalkMe、IronSource、Kaminario、Xjet 等以及在红杉资本以色列分部,收听合伙人 Shmil Levy 的分享,第三个阶段是感受以色列的宗教文化,去耶路撒冷看上帝的住所、耶稣祈祷的石头、最后的晚餐的房间、被埋葬的墓地以及犹太人的哭墙,连我这样的无神论者,到那里也不得不肃然起敬,特别是在耶稣埋葬的教堂,我还把墨镜放在石板上开了光,此外,我还去死海拍了一张躺在水上的读书照片。

在整个学习的过程,我保持了爱问的习惯,每一位老师讲课我都会提问,就连一起上课的以色列同学,我也分别找他们问了问题,同行的导游大姐,更是被我问了几十个问题。可以说除了周逵总,我肯定是提问最多的,由于全程是英文授课,我的英语水平也有所提高,去年一年的口语练习也起到了作用。此外,值得一提的还有导游大姐,她之前在中国是大学老师,后来嫁到以色列,潜心研究犹太教,对三教的问题研究的非常透彻。在整个行程中,我等于修了一门犹太教的专业课程,每一分钟都有收获。事实上,在去以色列前,我对犹太教的理解很少,最早知道它还是在《耶稣受难记》的电影里,并且对它没啥特别的印象。这里要夸一下红杉的活动组织者们,每个环节都非常用心地进行了设计。

以色列的创新困境

做了这么长的铺垫,我们切入正题。首先,我们来看以色列在创新上所面临的几个困境:

1.地方狭小,资源匮乏

以色列地处中东,面积 2.5 万平方公里(这里还有许多不被国际承认的),人口 845 万。西邻地中海,国内曾经大面积是荒漠,不像其他国家好运气盛产石油,且犹太教又不怎么吃水产,只吃少量的三文鱼之类的,所以水产业也很不发达。

2.周围一圈竞争者

周围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埃及,包括远一点的伊拉克、沙特阿拉伯等,都在抢占资源,认为以色列占有了属于他们的东西,曾经多次想要把以色列从地图上 Delete 掉,这就是多次的中东战争,可结果以色列地盘越打越大,阿拉伯兄弟们终于认识到靠武力解决不了,但也不和它好。从北京飞往以色列的飞机,要绕到土耳其,从地中海绕回来,所以飞行时间要 10.5 个小时。以色列想要和他们做生意更是不可行。当导游说到以色列的石油主要从欧洲进口,我就问欧洲石油是不是从中东进口的?当然。以色列的石油价格是国内的两倍,所以满大街跑的都是日韩的小个头的车,大型 SUV 都很少见到,因为太费油了。

3.犹太教清规戒律多

读过圣经故事的人可能会知道,在出埃及记中,上帝给犹太人制定了不少清规戒律。比如其中一条不能用哺乳动物的奶去煮它们的幼崽,犹太人为了不触犯戒律,就延伸为奶和肉不可以一起吃,于是犹太人用餐,要么是奶餐,要么是肉餐,连用的盘子之类的都是分开的。另外,在星期六,是他们的安息日,这一天不能开火,连拨动空调开关都不行。类似的条款非常多,我听了都头大,不禁问导游:这样他们还有机会创新吗?

以上是我看到的比较明显的创新障碍点,这些问题,导致它不像可以自由创新的地方,可以说比许多国家面临的创新环境都要恶劣。

以色列的创新

在这种条件下,他们又做出了什么样的创新呢?

1.从零建国,屹立不倒

犹太人的历史是一部到处迁徙的长征史,在一千多年的颠沛流离之后,他们想回到曾经属于他们的耶路撒冷地区。尤其是在欧洲英、法、德、俄等国出现大面积的排犹事件之后,有位精神领袖写了一本指导犹太人复国的书,于是许多犹太人以它为大纲,开始付出实际行动。他们变卖家产,从世界各地回到耶路撒冷,从阿拉伯人手里购买土地建设新家园,这样到了二战结束以后,已经有了几十万的人口。在 1948 年联合国通过了决议,同意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建国,才真正诞生。可从第二天开始,就遭受阿拉伯国家的进攻,许多犹太人刚下船,就发了一把枪,要到前线去打仗,直到战死,都可能没留下名字。他们放弃幻想,只要有人欺负,就要对着干到底,硬是有了今天的局面,成了人均收入非常靠前的发达国家,军事实力强大。

2.荒漠变桑田

以色列所在的地方本来一片荒漠,可他们发明了滴灌技术,让农田灌溉节约 70% 以上的用水,还用海水淡化技术,解决 70% 以上的生活用水。在以色列除了死海附近,整个环境都像国内的中部地区,地中海沿岸的人更是不会想象这是在一个中东国家。我不禁和同行的伙伴感叹到,给犹太人一千年,我估计他们可以把整个中东绿化了。

3.高科技

以色列第一任总理本古里安结合当时的情况,制定科技创新的基本国策,要让以色列甩开其他中东国家,这样才能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其实许多犹太人能回到以色列,都是一些会做生意和懂技术的人。大量的犹太科学家回到以色列,正好成了它们的人才优势。滴灌、海水过滤、医疗、军事等,还有最近被 150 亿美元收购的 mobileye,以及 QQ 所借鉴的 ICQ,都是出自以色列人。当然,他们的高科技许多都是只有技术,没办法开拓一个大规模的市场。

4.国际化

因为以色列国内市场为零,又和周边国家敌对,导致区域市场为零,这样他们唯有一条国际化的道路。所以你能看到以色列的许多东西都是直接面向国际市场的,真可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以色列的创新因素

终于回到了问题的答案,那以色列为什么创新基因如此发达呢?我总结为以下四点:

1.重视教育

据说世界上有两个国家最重视教育,一个是以色列,另一个是中国。中国重视教育是最近几十年才有的事,在中国古代还有“女子无才便是德”这种说法,中国古代虽然都有私塾,但只有贵族才能享受,是贵族教育,普通老百姓是不识字的。而犹太人不同,他们在 5 岁就要开始学习圣经。这种传统从 2000 年前就开始了。别小看这本圣经,影响非常大。首先,学习圣经就必须学习识字,而且圣经不是一本简单的教义,它囊括了历史、法律、地理、饮食等多个方面的知识,可以说是那个时代的通识教育。这样犹太人就比别的民族有了一个更好的教育基础。并且犹太人的教育不像中国填鸭式的教育方式,大家可以回顾一下,一般老师讲完或者开讲座时,中国学生是不爱提问的,老师是有威严的,所受的教育是要尊敬师长。但犹太人学习圣经的时候,是老师讲半节,后半节是学生结对互相提问,它们认为不经过探究,理解就不够深刻,而互相提问就是最好的方式。

这让我想起 2012 年去塔尔寺,看到喇嘛们辩经,还好奇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做,这次去以色列让我豁然开朗了。犹太人过某些节日的时候,也是全家人聚在一起,从最小年龄的开始提问,父亲要回答孩子的问题。这样犹太人从小就养成了爱提问题的习惯。不管遇到谁,都可以随时提问,这样就形成了不惧权威的氛围,显然,这是很有利于创新的。

2.强化军事

说起军事,我的第一反应是绝对服从,这怎么还会有助于创新呢?当我向犹太人请教时,他们给了我答案。首先,服兵役会培养责任感,而在执行任务时又是团队作战,所以会培养 Teamwork 的能力。但最重要的是,Out of the box thinking 的能力,这可能更让你诧异了。这是因为士兵在执行任务时,并不是说严格按照所说的步骤执行就可以了,比如有个人质被关在屋子里,周围是一圈恐怖份子,你要去执行营救任务,具体该怎么做需要灵活应对?你有战友受伤在荒野上,你驾驶的直升机又因为树丛的原因不能降落,你又该怎么做?这个时候就需要你跳出正常的选项,去想一些随机应变的招数,这就是创新。值得一提的是,以色列人是全民服兵役,不管男女,18 岁就要服兵役,男士 3 年,女士 2 年。

3.吸纳移民

犹太人从零建国,几乎可以算 100% 移民国家,只是移民到巴勒斯坦地区的时间早晚不同而已。以色列刚建国时只有几十万人,后来不断地有犹太人移民到这里,现在达到了 800 多万。在早期能够移民到巴勒斯坦的,许多都是有钱人,后来因为世界各地的排犹,许多科学家和商人又移民到了这里。我一直相信这种世界各地的人凑到一起更容易促进创新,这点在硅谷也表现的很突出。我还特别询问了那些以色列创业者,我发现他们大部分都有国外留学的经历,这无疑有助于开阔他们的视野。

4.骨子里的自信

犹太人认为自己是上帝的选民,是更加优秀的,这被写在了西方人的圣经里。这种自信,让他们在从事一些工作时,相信可以做的更好。有个段子说犹太人坚持的事,要么大成,要么就一败涂地。虽然这一点让人不以为然,但我认为这对他们的创新能力有很大影响。

以上是我这次以色列创新之旅的收获,回国的飞机上我在思考,如果给他们一千年,他们真有可能把整个中东地区变成绿野桑田。本来我在学习的期间还有个疑虑是他们的创新能力有一天衰竭了怎么办?但当我研究清楚了他们的创新动力时,发现这点根本就不可能。希望我的这些心得,对你也有所启发。

更多干货和案例,可以关注“神策数据”和“用户行为洞察研究院”公众号了解~